第十二章 财神爷来了

“我……”青青扭扭捏捏地应了一句,“我就是希望比试能公平一些嘛!毕竟赢的可以给我压轴送礼呢!”

“你就直说想文斗好了嘛!”陈连山哪能不知道女儿的一点小心思,捏着胡子饶有兴致得说着,“这个林尘小子,倒是个奇人!真是不懂啊,我这宝贝女儿,怎么就偏偏维护这个土鳖小子,而不帮着自己的表哥?这样下去那还了得,胳膊肘净往外拐!”

“哪有!”青青一副女儿姿态,低声说道,“那个赖皮的土鳖,不是很快就要上门了么,我当然得向着他!”

“哈哈……”陈连山和萧雨听完皆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
就连一旁的婢女,也忍俊不禁,抿着嘴不住的在笑。

杨柳岸,晓风和顺。

湖面,碧波粼粼,倒映着天际一轮暖暖的煦日。

春光,原来是这般的美好!

…………

……

转眼已是日暮。

宁雅殿内。

陈连山和萧雨正品茗着上好的香茶,闲聊着,静待着比试的结果。

青青手捧着一卷书帛,心不在焉地品读着。

“家主,家主!”一个青衣奴仆快步进了大殿,俯身跪在了地上。

青青反应最快,开口问道:“快说,他们二人挣钱挣的如何了?”

陈连山和萧雨也同时放下手中的青瓷杯,准备聆听仆从的汇报。

“禀家主,云溪公子那边的生意,做的很成功。云溪公子搭了个台子,亲自手书字画贩卖!到现在为止,大抵已经挣了千两银子了!”那仆从一五一十地讲述着。

萧雨点头,不觉得有任何疑惑,平淡地说道:“云溪外甥,本身就一表人才,再加上身份尊贵,小小年纪又达到了先天境的实力。若然由他在台子上表露一番自己的身份和境界,施展炫耀他的道法手段,那些凡俗百姓自会趋之如骛,挣上千两银子倒也不足为奇!”

“不错!”陈连山对此也很同意,“那些凡俗百姓一定还自鸣得意,区区几十两银子,就能买了一位先天境强者的书画!”

青青听着,心里却有些急了,连道:“林尘那边怎么样?赚了多少了?”

提到林尘,青衣奴仆明显顿了顿,好像在组织语言。

过了一会,他才慢慢道:“禀小姐,林尘公子那边并没有挣钱!反而,反而……”

“反而什么!不要吞吞吐吐的,直说就是!”青青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催促道。

“反而在赔钱!”青衣奴仆肯定得说道。

“此话何意?”陈连山不解道。

“家主,林尘公子扮作了一个乞丐,在沿街乞讨呢!”青衣奴仆解释道。

“扮乞丐?总不至于想靠乞讨挣钱吧?这也太……算了,不提也罢!”陈连山吸了一口凉气,惊疑不定道,“可是,那怎么会赔钱呢!”

“老爷,林尘公子的乞讨方式很特别呢!”青衣奴仆慢慢叙述起了自己的所见所闻,“只要有人施舍他一文钱,他就会缠着人家,恳求其写下住址,说是滴水之恩,要涌泉回报,来日他一定登门报恩呢!这不,短短一个下午,林尘就收了一百多文钱的施舍。收工了之后,刚才他又去妙衣阁里,花了几十两银子换了一身最昂贵的华服,然后说是报恩的时候到了,就按着留下的住址挨家挨户得发钱呢!”

“发多少?”陈连山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