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初见丈母娘

过去十多年,林尘整日都在西陵山上和老爹打打闹闹,完全没大没小。

但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父子之情早已根深蒂固,深入骨髓了。

这样的情感,林尘觉得他永生永世都割舍不下。

现下,老爹忽然消失不见,林尘一时间情绪异常低落。完全不似平日里悠悠然的模样,脸都快闷成苦瓜了。

陈连山见这情形也不好插嘴,唯有在旁默不作声。

林尘越想,心里越堵。没过多久,忧伤的情绪就升华了。

他红着眼,扯起喉咙就嘶吼:“死老爹!臭乌龟!坏蛋!说走就走,哪有你这样做爹的!”

就这样吼了许久,渐渐的变成了抽泣……

“倒是个重情义之人!”陈连山看着他泪水夺眶,却不动声色,只是在心底作出一个基本的判断。

马车一路疾驰,行了大约半个时辰才停下。

陈连山临下车前,看着这个啜泣着的少年,心中不忍,劝道:“小鬼头,别哭了!你爹只不过出去办个急事,又不是魂归西天!你至于这么哭哭啼啼的么?要是被他知道你这副德行,他指不定会在哪里偷笑呢!”

林尘方才只顾着想父亲离他而去,却没有多想父亲离别之前所言,当下就回忆了一番。

仅仅一个刹那,林尘就好转了起来,擦擦了湿润的眼睛,一拍大腿,醒悟道:“对啊!老爹办完事不就回来了,我这么伤心做什么!真是蠢!他不是还给了我一个玉牌么,按着他的指示,这几天把修为提升到先天境不就妥妥的知道他去哪里了?”

林尘迅速破涕为笑,变脸的速度可谓飞快。

陈连山再次无语。

“下车吧,到了!”陈连山见林尘已经想通了,就指示其下车入府。

林尘启开帘门,纵身一跃,落在了陈府门前广场上。

他张望了一圈,只见马车外已经躬身侍立着一队银甲护卫,个个精神抖擞,英姿飒爽。

为首的一哥魁梧的银甲人,看见林尘从马车上下来,眉头微微一皱。

这乃是家主的马车,怎么下来的会是一个土鳖?

兽衣草履,活脱脱一个土鳖嘛!

“不用奇怪!我是你们的姑爷!”林尘一点都不扭捏拘谨,反而表现出了一副理所应当的姿态,“过俩天就要上门娶青青了,我这个当姑爷的先来府里适应适应环境!”

一众银甲人听完后个个都成了哑巴,显然是被林尘的话惊到了。

姑爷?就你?

要知道,想娶我们陈家青青小姐的人,排队能一直排到城外去。别的不说,单单天星城的秦云溪公子,这几日就在府中作客。

他的心思,连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明白。可是,连秦云溪公子这样文武双全、仪表堂堂的公子都未曾俘获青青小姐的芳心。

就你这个土鳖小子,大吹大擂的,居然敢说是陈府的女婿?

“咳咳!”陈连山随后下车,脸上却是青一阵紫一阵的。

“这个土鳖小子,真是拿他没辙啊!“陈连山苦笑了一声,随后低沉着声音说道,“都退下吧!”

“是!”一众银甲护卫旋即领命散去,不敢多问多嘴。

陈连山并没有置气,只是淡淡道:“小鬼,进去吧!“

“好咧!好咧!”林尘完全没拿自己当个外人,一下子就蹦跶进去了。

陈连山摇头直叹:“小鬼头,真是不见外啊!”

一入浩大的陈府,林尘就看花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