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老爹走了

陈连山现在是气得都快晕倒了,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咧嘴大笑的大汉,更不想听到他的声音。

因而,他的目光多便一直落在了林尘身上。

他不得不承认,这个小伙子看起来很是不错。

脸庞刚毅,眉眼如剑。

虽然比不上秦云溪那般俊逸,至少看起来很顺眼。

林尘也是个小人精,在旁默默听着老爹和陈连山的谈话,很快就明白了大概。

眼前这个锦衣华袍的中年文士,可是自己将来的老丈人呀!

他当即笑逐颜开了,开始沾沾自喜起来。只要能入了门,那以后自己就能过上呼仆唤婢、颐指气使的日子了。

他不禁心中阵阵窃喜,憧憬起了美好的未来。那份神情,在他老爹看来,就快要直接拜倒在地,高呼“岳父好”了。

“哦不对不对!听说那陈青青是清阳城一等一的丑八怪,而且脾气爆烈,真要是上了门,可不得天天充当受气包!”林尘想到这一点,忽然打了一个机灵,“不行不行,这门不能上!我好歹是堂堂男子汉,岂能受这等辱?上门?坚决不上!”

要是有一个人能够听到林尘此刻内心的呼唤,绝对会大喊一句:“你的节操呢?”

刚刚还陶醉在进陈家大门后的美妙生活之中,恨不得立马上门。转念,就嫌弃人家脾气不好,坚决不上门了!

这变脸的速度,真是快到无止境。

陈连山当然不知道林尘在掂量着什么,但此时他的脸色可是极为阴郁。

老祖宗的谕令在,他不敢违抗。只要林家人坚持上门,他们陈府就必须乖乖接受。

可是,要是青青不乐意怎么办?

那是他的心肝宝贝,说什么都不能让他受这等委屈。

林尘老爹也许是看出了陈连山的难处,神情变幻了一阵后,缓缓说道:“我说陈家主,倒不妨让你女儿青青见见我这乖儿子!兴许二人一见钟情,也未为没有可能啊!”

“有理有理!”陈连山反正是没辙了,当即同意了下来,“让他们两个见见,我们再作商量如何?”

他的想法很简单:死马当活马医试试!万一青青跟这个小子一见钟情,那不就皆大欢喜了。

陈连山不由的再细细瞧了林尘几眼,心里不免生出了一股不自信的情绪:“这小子,穿的这么破烂,草鞋兽衣,能行么?这么不修边幅,文采学问想必不会高吧?青青欣赏的,都是些文华洋溢的青年才俊!”

林尘现在是一脸的憋屈。

自己怎么就像一个木偶似的,哦不,一头牛似的,被你们牵着鼻子走。

要我上门就上门?要我见面就见面?

“不去!我不去!”林尘出人意料的反抗了一声,“老子我可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,我不上门!”

林尘老爹摇头直叹,尔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。

他居然直接就脱掉了自己的烂草鞋,拿着它就朝林尘拍打而去。

“小兔崽子!不识好歹!”林尘老爹冲着他的头“哐哐”就是一通猛砸,边砸还边骂道,“你不就是嫌弃人家长得不好看,脾气不好么?等你上了门,再过些年翅膀就硬了,手里的银两多了,那会不就可以想个办法再找个温柔可人的小媳妇?”

林尘老爹下手可一点都不轻,教训起来也完全不留情面。

没一会儿,林尘的脸上已经有了鞋印,头上更是多了两个大包。

陈连山在一旁听的直接就懵了。天底下还有这么教训儿子的?当着亲家的面,让自己的儿子将来找个小媳妇?

当我是空气了,是么?

林尘抱头鼠窜,完全架不住老爹“凶恶”的拍打。

“对哦!老爹你说的太对了!”林尘捱了一顿打,只能学乖了,摸了摸额角的红包后,道,“老爹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!放心,为了将来能娶到好的小媳妇,过上美好的生活,这个门,我就先上吧!”

摄于父亲大人的“淫威”,林尘不得不先认怂。他知道,倘若自己现在不答应,等待他的可能就不止鞋底了。

捱父亲痛揍这种事,他实在是经历的太多太多了。

陈连山再度懵了,懵的完全服气了。

这做女婿的,居然也当我是空气了。当着我的面,口口声声说将来要娶个小媳妇!

这一对父子,真是极品啊。

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完全无可奈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