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五章

【看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,69书吧-www.69shu.com,您的最佳选择!】

()

门槛迈进一只淡紫色的靴子,随后一抹亮丽的紫色身影闪过人群,冷冽的气质,阴鸷的表情,门口簇拥的人潮忍不住向后退去,男子身上不可忽视的戾气令大家连呼吸都小心翼翼,安敏诧异的看着来人,下意识想阻挡什么,可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若薇完全暴露在那人的眼底。

只听见一声脆脆的童音打破寂静:“父王……”

夏桀单手负后,稳稳的站在那,眼神扫过面前一干人等,赵甜儿听见夏桀那句‘本王的子嗣’,吓的腿一软坐在地上,脸色比刚才被若薇折断手腕时还难看。赵德颤抖着唇望着天神般的男子,身体突然伏在地上,瑟瑟发抖不敢再说一句话。

夏桀越过人群来到果果身边,站在若薇身后的小河也抖的如筛糠,不能自已的匍匐在地上:“奴婢叩见陛下!”

夏桀没有理会其他人,他所有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若薇身上,高大的身影几乎将若薇整个人罩住。

若薇迎接着夏桀带有审视的目光,她知道所有的事都瞒不住了,但她没有慌张,在此之前已经想到会有今天这种局面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。被发现之后她反而有种轻松释然感,仿佛一个沉重的思想包袱落了地。

若薇安静的等待夏桀的审判。

而夏桀目光却很快从若薇身上抽离,转身看向那匍匐在地上的父女二人:“刚刚是谁说本王的子嗣是野种?”

平静的语气带着不怒自威的霸威严。

“夏王,我们错了……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小殿下真容,请夏王恕罪!”赵德首先爬到夏桀脚边苦苦哀求。那个样子又低廉又狼狈。

赵甜儿吓的不敢吭声,在一旁默默的流泪。

夏桀不为所动,转头看向安敏:“在我夏国伤害储君之人,皆处于极刑,不知安国可有这个规矩?”

极刑便是炮烙,将人绑在一个铜柱子上,下面用火将柱子烧烫,将人活生生烫死。

赵甜儿一听极刑,吓的晕死过去。

安敏有些为难,再怎么说赵德也是他安国的臣子,若是被夏桀这么处置,那他的面子往哪里放?

赵德知道安敏保不住他,一路跪着向前爬,爬到果果面前:“小殿下。小殿下求求你绕过我们吧,求求你了,老夫在这里给你磕头,小殿下求求你大发慈悲放过我们吧……”

果果被人跪习惯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,但若薇是第一次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跪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她来这里不过想为果果讨个公道,却并不想要人性命,而夏桀刚刚所说的罪名确实有些重了!

不一会赵德的额头便磕出一片血,但他为了保命还不断的磕着。

一时间整个安国最嚣张的赵将军变成最狼狈的人。

果果仰头征求般的看着若薇:“娘亲,我们原谅他么?”

夏桀听见果果的声音,眉头一皱显出一丝疑惑。

若薇有些尴尬,小脸左顾右盼,支支吾吾:“恩……你自己看吧!”

天啊,果果居然当着夏桀的面喊自己娘亲……他还要不要活了,人家正牌父亲就在旁边,她甚至不敢看夏桀的脸色。

果果煞有其事的走到不断磕头的赵德身边,小手做了一个虚托的姿势:“老将军不必自责,本殿下决定不再追究了!”

果果饶了赵德,夏桀也不再准备追究,安敏这才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夏桀道:“安王,可否让本王与她单独谈一谈!”

他的语气不像是询问,而是一贯的命令式。

安敏当然知道夏桀口中的她是谁!